坚定前行 就没有到不了的远方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01-30 点击率:

长江口的中华绒螯蟹出现资源枯竭,鳗鲡、刀鲚和河鲀等洄游性鱼类也相继减少,河口生态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而现在,中华绒螯蟹已增殖到历史最好水平,其他洄游性鱼类纷纷受到保护。

河口生态重焕生机,离不开这样一群“守护者”。20多年来,他们夜以继日,在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东海水产研究所(以下简称东海所)所长庄平研究员的带领下,孜孜不倦地耕耘在河口生态和渔业资源保护的艰辛之路上。

从无到有,联合攻关,这个团队创造了太多的“不可能”,整体水平国际领先,成功增殖长江口重要渔业资源,维护生态平衡,促进生态文明建设,是落实中央提出的“长江大保护”国家战略的具体行动和良好开端。

近日,由庄平领衔完成的“长江口重要渔业资源养护与应用”成果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获此殊荣,既是肯定,也是一个新的起点。未来‘大保护’的路还很长,我们的脚步从未停过。”庄平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

白手起家,迎难而上

长江口是世界最大河口之一,水域涉及沪、苏、浙、皖四省市,有着独特的自然条件和生境,广袤的河口湿地被称为“地球之肾”,在全球生态系统中的作用不可替代。

“这里具有产卵场、育幼场、索饵场和洄游通道等特殊的生态功能和丰富的生源要素。”庄平介绍,这使东海成为我国渔产最高的海区,长江流域成为我国淡水渔业的“摇篮”,在支撑流域和近海渔业资源上占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

然而,作为我国人口密度最大、社会经济发展最快的区域之一,长三角地区高强度开发和资源过度利用,导致长江口生态功能受损,渔业资源衰退、濒危物种增加,成为全球50个生态脆弱区之一。

科研人员意识到,修复长江口生态环境和养护渔业资源已迫在眉睫。

“破坏是巨大的,也是世界上罕见的,我们面临的困难前所未有,国内研究基础十分薄弱,在世界上也没有可借鉴的经验,一切白手起家,只能靠自主创新。”庄平表示。

此外,起步之艰难还在于河口地区的特殊性,这里海陆物质交流,咸淡水混合,径流潮汐相互作用,气候条件和环境变化非常大,影响因子众多。

即便如此,庄平也毅然决然开展研究,他感觉肩上的责任越来越重。庄平带领团队开始联合攻关,20多个春夏秋冬,他未有一刻停歇,团队的脚印布满了整个长江流域,成果遍地开花。

,持续突破

庄平喜欢把自己比作医生,他对这项工作充满了热爱。在他看来,修复长江口生态环境和渔业资源的工作思路也应该秉持“看病、治疗、康复”三个阶段。

“只有找准病因才能对症下药。”为了找出资源衰退原因和机制,团队引进和集成创新了“高精尖”技术,即专用于河口近海的“卫星通讯跟踪标志(pat)”和声纳标志三维定位跟踪专利技术,实现洄游路径和关键栖息地的精准定位。运用该技术,首次获得长江口中华鲟洄游路径和时空分布特征的直接证据。

此外,他们创新了行为生态学定量研究方法,用以掌握中华绒螯蟹、中华鲟等洄游物种在河口生活史阶段的行为学特性及其对盐度、底质等选择性需求,为资源养护和生境修复提供科学参数。

“高大上”的成果还体现在“高密度、全覆盖”长期系统监测网络建设。团队艰难公关,构建了覆盖长江下游至河口12000km2监测网络,研发出基于gis和mapx的资源环境信息系统,连续20余年监测,年均获数据20多万个,掌握了长江口重要渔业资源的变动规律。

“基于对长期监测数据的建模分析,我们发现繁育场萎缩、食物网受损、洄游通道受阻、群落结构失衡是渔业资源衰退的关键成因及机制。”庄平说,这为长江口生境修复和渔业资源养护提供了重要科学依据。

在此基础上,团队开。

返回列表
福建龙净环保股份有限公司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闽ICP备11009035号
网站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