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前行 就没有到不了的远方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01-30 点击率:

中国如何平衡经济发展、环境保护与民生保障之间的关系?冯灏撰文分析。

yatyin/greenpeace

午后三点,七十岁的李爱英(化名)和朋友坐在位于北京西北郊区韩家川村口聊天。11月中旬,北京午后的气温不过10摄氏度。老人们从上到下包裹得很严实。“家里已经穿不了这么多了,单衣单裤就行,”李爱英说。

今年韩家川村从11月7日就开始试供暖,比北京正式供暖日期15号提早一周。从去年开始,韩家川村陆续拆掉了村民家里的燃煤取暖设备,开始像城市一样集中供暖。直径有半米的热水管被高高地架起来,将热水从建在西北旺镇的电发热站通往各家各户,有数公里。李爱英感叹说,“今年不用买煤烧煤,我们省事儿多了。”

“供暖季”是中国北方特有的集中供应暖气的时期,从入冬到第二年天气转暖,时间长短不一。随着中国公众对空气质量越来越关注,“供暖季”也成为了一个让人担忧的日子。长期以来满足城乡居民和工业生产的能源供应以燃煤为主,因此供暖季往往伴随着空气污染。以北京为例,2010-2014年的五年间,冬季采5浓度高50%以上。平衡供暖季的采暖需求和空气质量成为中国决策者面对的难题。

图片说明:直径有半米的热水管被高高地架起来,将热水从发热站通往西北旺的各家各户。摄影:冯灏

2013年,中国政府开始向雾霾宣战,要求到2017年,包括北京在内的重点城市和区域空气污染显著下降。2017年,达标进入倒计时前夕,北方迎来了史上最大规模“煤改气”行动,力保空气质量。以北京为例,全市336个村、14万余户农村居民告别燃煤。与此同时,“最严停工令”也全面执行,11月15日至次年3月15日的供暖季四个月期间,石家庄、唐山、邯郸、安阳等重点城市钢铁产能限产50%;电解铝厂限产30%以上;氧化铝企业限产30%等。

治霾雄心有了成效,2013年立下的五年目标在2017年顺利实现,京津冀、长三角、珠5平均浓度比27%。

但是操之过急的空气治理措施也造成了问题。煤改项目在一些地区造成了供暖不足和“气荒”,大规模的“限产”措施也使不少企业陷入生存困境。中国不得不开始考虑更加灵活的政策工具,以平衡经济发展、环境保护与民生保障之间的关系。

煤改项目的困境

“就是因为改气,你知道有多少老头老太太的生活受到影响吗?”河北鹿泉区石井村村民李森林(化名)在今年夏天的一次访谈中表达了他对煤改气的意见,“这些平日里独居的老人不能用熟悉的煤炉生火做饭,也没人教他们怎么用天然气。有人操作不当伤着了自己,不敢动气的大冬天就只能吃冷食”。

由于缺少足够的时间规划,石井村通气设备在2017年冬天没有时间埋设在地下,空中走管造成了安全隐患,尤其是对独居的老人。

去年,媒体也曾广泛报道中国北方不少地区因为没有在入冬前完成煤改,取暖受到影响。在陕西农村的一些学校中,因为燃煤锅炉被拆除,而天然气管道不能及时接入,在校师生无法取暖。山西临汾设置了155平方公里的“禁煤区”,居民不仅被要求拆掉燃煤锅炉,并且家中不能留散煤,但是在气温普遍零度以下的情况下居民家里迟迟没能迎来暖气。而李爱英所在的北京韩家川村也经历了取暖季后二十多天内没有供暖的窘境。

吸取去年的教训,2018年9月生态环境部正式公布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强调“先立后破”,对以气代煤、以电代煤等替代方式,在气源、电源未落实情况下,原有取暖设施不予拆除。此外,各地完成散煤替代户数不再提前制定好目标,而是按照实际情况上报。2018年7月国务院发布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中也提到“确保北方地区群众安全取暖过冬”。这个冬天温暖不再盲目让位于清洁。

中国计划淘汰北方农村家庭普遍使用的劣质散煤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16年7月中国工程院发布“大气十条”。

返回列表
福建龙净环保股份有限公司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闽ICP备11009035号
网站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