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前行 就没有到不了的远方
作者: 发布时间: 2019-01-30 点击率:

中国增强的影响力正在逐渐改变东南亚地区未来的环境与经济态势。

在中国云南西双版纳,一艘餐厅休闲船漂浮在澜沧江(湄公河)上(图片来源:lucforsyth/ariver’stale)

去年12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表示,澜湄国家应该建立一个“命运共同体”。他指出,澜沧江—湄公河合作(简称”澜湄合作“,lmc)“高效务实”,“澜湄合作不做高大上的’清谈馆’,要做接地气的’推土机’”。

近些年来,中国已经成功巩固了在湄公河沿岸地区的影响力,这一举措对河流环境和靠河吃饭的人们来说都具有重大意义。中国巩固影响力的首要载体——或者说“推土机”——澜湄合作(lmc)将积极推进该地区水电大坝和发展项目建设,促进经济特区和贸易发展。

这也反映了中国正在转变其处理东南亚地区事务的方式。而这个话题正是“第三极”(thethirdpole)和中外对话近日联合朱拉隆功大学社会发展研中心(csds)和政治学系在曼谷举办的政策论坛上的中心议题。

河流环境与资源共享

湄公河发源于中国的青藏高原,先后流经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和越南,是全球第12大河流。据湄公河委员会(mrc)介绍,湄公河的生物多样性重要程度仅次于亚马逊河,同时也是世界上产量最高的内陆渔场。

1995年,湄公河下游的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共同签署了《湄公河流域合作协定》,宣布建立湄公河委员会(mekongrivercommission,简称mrc),希望借此“推动和协调湄公河流域的水资源及其他相关资源的可持续开发和管理,以维护沿岸国家的共同利益和人民的福祉”。”中国拒绝成为该组织的正式成员,但与缅甸一起以观察员身份参与该组织活动。

2015年,中国启动了澜湄合作这一包括湄公河流域所有六个国家在内的多边合作机制)(湄公河上游中国境内河段被称为澜沧江)。该组织总部位于北京,主要由中方提供资助。按照曼谷朱拉隆宫大学安全和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提塔南·蓬苏迪拉克(thitinanpongsudhirak)的说法,澜湄合作已经“超越、绕过”了湄公河委员会,并使之黯然失色。

澜湄合作在短期之内就建立起了相应的制度架构,其职权范围也远超水资源与能源两方面。澜湄合作明确提出了“3+5合作框架”,即以政治安全、经济和、社会人文为三大支柱,优先在互联互通、产能、跨境经济合作、水资源、农业和减贫五个关键领域开展合作。

今年在柬埔寨首都金边举行的第二次澜湄合作领导人峰会之前,中国曾承诺向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和越南提供总额近120亿美元的贷款和捐赠。此外,峰会还通过了一项“五年行动计划(2018-2022)”和一批中方投资的合作项目。

然而,最有可能感受到澜湄合作日益增长影响力的还要数水利和水电大坝问题。自从1992年中国在云南省澜沧江建设157万千瓦的漫湾水电站以来,澜沧江上已经大坝林立。目前澜沧江上在使用中的大中型水电大坝已有近60座,在建的约30座,此外,规划或拟建的还有90多座。

这些大坝中的大多数是依靠中国的技术和资金建立起来的,生产的电力也主要输往中国东部沿海地区。中国的上游大坝可以调节水量,对河流流量的影响不容小觑,喜忧参半。但是大坝的很多预期影响并不直接与水源供应有关。

在湄公河下游流域的6000万居民中,80%都直接依靠湄公河提供食物和生计。鱼是当地家庭膳食蛋白质的主要来源。如今,水电大坝已经对渔业、河流生态、以及湄公河两岸依赖洪水带来的天然沉积物的农业等造成了负面影响。

当地居民和环保活动人士表示,当地渔业捕捞量出现了下滑,渔民不得不开始从事农业;淡水杂草这种鱼类的主要食物也开始逐渐消失;由于天然沉积物不足,河流两岸的菜地不得不靠化肥来维持土壤营养。未来这些影响可能还会加剧:研究人员警告称,湄公河下游地区的基本粮食安全受。

返回列表
福建龙净环保股份有限公司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闽ICP备11009035号
网站声明
|